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Etre ici et ailleurs


文/与火


他们说——相似就是不同

他们区别轮廓、名称与现象

看得见载体各自发光

而触不到本质一样


带点灰度的粉紫色

雨粉般撒向颤抖的荒原

一棵伞盖般的树

护着沉睡在花丛中静止的兽



风推着塔

在渺小的城市之间移动

过往的玩具人 模型车

还有丑陋的轻轨顶部

都被我们以上帝视角

一把看透


在那里

齿轮与凡间

顺手有序

趋向优的人拿着火炬狂奔

避世的人在树下坐着看云卷积

于是 我和我的朋友们呼吁

此生要做一棵无用的树

或者海

或者海里的鱼

同甘共苦地

接受命运的淘汰



但只要有人抬手

轻柔地将命运涂在境遇耳后

院子里就会长出一棵树

“院子?——这里是塔顶。”

守门人向我发出世界的问候



我和朋友们有许多秩

而那里只有序 


评论
热度(1)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