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西南

文/与火

他立在我旁边
我站在洗碗池面前
深白色的泡沫吸吮着我
淡蓝色的水静止着他





放慢 再放慢
就像空气里弥漫着一枚子弹
然后厨房里天花板漏下
一滴永不将落地的

南美洲水的躯干





人们在厨房沉默
在山河面前沉默
在四面敌人潜伏着的旷野沉默
沉默从地底涌入头顶
醒来向上看去
太阳旁边都是那条

没有瀑布的西南






评论
热度(1)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