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致世上唯一的少年

文/与火


一个少年

一个少女

这已经是一个美丽的故事了吧


一个北方

一个南岛

他们相遇 然后各自远航


一个是海

一个是药

双脚如果是锁

日子就是骆驼


多年以后

他成为了一个流氓般的知识分子

她变成了一个不爱说话的沉默女人

一天夜里

他躺在床上 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陌生姑娘发里的香气和她不动的嘴角

凌晨三点的她也偶然听到

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她唱给他的那首爵士

I am me once more

她突然被记忆袭中

眼前是他脸上的痣和双手插在黑色外套

 

 

她心想

也许他这时也醒着

也许他正躺在床上和我想的一样

想到这里 她就微笑

哪怕他身旁已有了别的姑娘

评论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