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水将合拢

他又来了。
一条隐秘的河流送他来到我身边,在黑暗中冲刷着我的身体,一遍又一遍。
已经这么久了啊,快半年了。时间过的好快。那些不寻常的夜晚,和所有常见的夜晚,还不是都过去了。她这样想着,又是一个不寻常的夜。
她发现自己变的这么懦弱,在闪闪发光的他面前,闪闪发光的自己突然就被熄灭了。不知道怎么再开口,不知道怎么再热络起来,不知道怎么再让他觉得自己有趣,不知道怎么再出现再他的生命里。就这么黯淡了下去,成为了遥远的一颗星星,远远地望着,望着。
他又来了。我该怎么面对。把记忆收进了抽屉,再把它偷偷拿出来。每想起一分,就遥远几亿光年。
一个星期前,我在巴黎给他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就写了四个字:水将合拢。
水将合拢。
我会像鱼划过的水面轻轻合上一样,循规蹈矩符合规律地忘记。所有大脑里的回路都会为我摇旗呐喊奔走相告,然后,我就以为他不再在了,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所有的感冒都是这样好的。但有些人啊,注定是你生命中的一枚癌症,不死也会留疤。而忘记一个人,你会时刻问自己,忘了吗。然后霎时间,那个人的音容相貌,行为举止,突然浮现。你捶胸顿足哀痛心死,多么难过啊,你竟然又问自己那个愚蠢的问题了。
鱼儿吐着泡泡游过无声透明的水的心脏,但它不记得也不在乎拂过身边的柔软触感,或者对于鱼来说,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而水闭着眼睛细细感受着鱼的热闹与美好,然后,所有细纹消失,所有波浪平整,所有裂开的缝隙静悄悄地合拢。一切就像没发生过。水睁开眼,没有鱼,没有雨,没有颜色也没有倒影。索性被人们装进水袋,从此以后漂流在干涸的沙漠。
生活像一辆飞驰在地下的沉默地铁。
不知道你又过了多少个不起眼的日子,也不知道你吃了多少食之无味的晚餐。
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我一个人疯言疯语的时候就想给你打个电话,但完满的是你从来没有接过。你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如果连一个完全信任的人都没有,那活着真是太没有意思了。冲着这句话,我不知道多少次说服自己相信,“特别”二字不是没有形容词时的借口,而是两个灵魂之间最隐秘的河流。也许是我太乐观了,把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如奉圣旨。但我仍然想相信,我完全信任你。是正直的信任,而不是强加自己的想象假设你心中也有一团不曾熄灭的火。
他就靠着北京的地铁站牌那样看着她。地铁列车接上所有人匆匆驶过。他静止在活的河流中,她突然感到来自七个大洲的风从他背后呼啸而来,四个大洋的海波在他的眼里荡漾。合乎情理,吻合熟悉。仿佛排练过的梦境。他不是她的老船长。他和她,是两个光屁股的小水手,饿了吃香蕉,困了就相拥而眠,到了温柔的港湾,就相拥下去走走。
我要睡了,梦里见。

评论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