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无力感

    这些天 总是有种无力感 像是什么东西没吃饱 或者是 丢了东西 却不知道是什么 有千千万万的小情绪就像小蚂蚁让你不知道从何写起 但是闹心

    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好了

    我老在想 我到底喜欢干什么 尝试了以后都是三分钟热度 太可怕了吓死我了 三分钟热度 我干啥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于是我成了 一个没有特点的人 看看我周围的人 女神 享受安稳平静生活 lol 爱美爱唠爱化妆爱逛街 Sarah 一个很会画画的蓝头发女人  WY 爱摇滚音乐 WSY 爱文学爱写作 PSY爱小清新音乐 好像每个人都被社交网络贴上了不同的标签 她们的生活在屏幕上熠熠生辉 我呢 你不是觉得发那些东西没意义吗 但是又为什么 你现在开始从这些不存在的意义中寻找着意义了呢 你看到了别人光鲜亮丽的生活 所以呢 跟你有关系吗 克制住发这些的欲望不叫不在意 反而是因为太在意 何苦呢 别人生活的只言片语零星画面变成你的生活的一部分 那你原来的生活又哪里去了呢 你老是想干一些有意义的事 写一篇东西还要有价值 但是什么叫做有价值 是对你还是对别人 算了吧 奇迹不多 意义也不多 很多时候你完全违背了自己的心 走过一家写满字的咖啡店 明明想知道价位知道菜单或者只是简单地明白 写了些什么 却因为站在那看像个傻逼匆匆离去心里念念不断 明明想收拾好桌面开始翻译那一篇宏观经济却迟迟不下手直到做饭吃饭再次占有这一空白时段 你让那些routine完美滑行这没错 但是不能把应该做的事一推再推 从高中开始养成的毛病就是 拖延 和 燃了又熄 最让人讨厌 你什么事儿都只是想想 想去打工 想去旅游 想好好思考一下你的人生却在应该收拾东西睡觉的时候诗兴大发 你讲话还是那么没有主见 我在想是不是不应该把这么个东西变成自我批斗大会 但还是算了 废话连篇也是心里有过的感觉 我是不是真的很无知愚昧 心中空荡 我发现自己很不会筛选信息 一堆歌曲文字中 哪些是好的 别说是好的了 我连哪些是我要的都不知道 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真逗 你要是每干点什么就问个天问 那干脆别活了 有什么意义 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你 这频率比喝水的次数要多的多 真是奇怪 都已经那么久了 你好像还活在我的身体里 也难怪 因为你本来就活在我的身体里 你的肉体和心灵和思想都是源于我 也难怪 所以 我没那么像ZYJ那样死去活来整日矫情 我还是明白的 还是清醒的 感谢老天爷 我竟然觉得我还是 清醒的 那你就清醒地说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在这儿 那么想走 就像你当初那么想来一样 面签时让你想好的事情 到现在还是没有答案 连一个大点的答案也没有 没有野心 取而代之的是父母家人给你的负担 经济的负担 未来的负担 我老是觉得有个深深浅浅的目光注视着我 把我往下拉 再往下拉 一直让我哭出来 我想就开个画廊让吃不饱的人在里面作画 我想就开个饭馆 让客人以诗换酒喝 我想的东西都他妈的那么不现实 而我现在想的我能做的 又还在犹豫要不要下手 比如剪发染发 人为什么就是爱纠结 我有种感觉 我要在大潮中被吞没 被榨干 被遗忘 然而 现在记起我的人又有多少 在那朵高高的浪花里 我是不是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我不满意 我不满意 我很不满意 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存在感和价值感 因为我忘记了现实的价值  我出离了我本身 这本来是好事 但这种出离 不同于跳出小我的圈子把自己当作一个人类标本去干一件大事 而是 把每一个不相干的人 都当成了一个重要的标本去研究 使得真我本身被遗忘无视了 越这么想 我越出离 越出离 我越混乱 越混乱 我越依靠 越依靠 我这么想 最后 在一亿八千万光年的另一个星球 我看到了我 在一棵长着蜡烛的大树下 低着头抱着膝盖 被树荫吞没 火车从我面前开过去 我消失了5秒 五四三二一 火车开走了 长长的灯在风里呼啸而过 树上的蜡烛都因为火车带来的风熄灭 我消失了吗 我在黑暗中吗 我的身子被火车的惯性带偏了吗 我脑子里像是一片凉凉的大海 回答不了任何问题 我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情怎么会知道呢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还是清醒 但我还是迷茫

评论
热度(1)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