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薄荷时刻

在那天过去的很久以后 ,我突然想到, 也许想念也是一种情感,是一种可以和爱情友情亲情并谈的一种美好情感。我用了4个月的时间去反复咀嚼14个小时,嚼到他的每一个眼神动作我都烂熟于心,嚼到每一个场景我都刻骨铭心,嚼到每一个拥抱和每一个亲吻的前后,他的语言和神态都被我重放重放再重放。我以为最后这所有会变得索然无味,被我唾弃然后遗忘。没想到这玩意儿它多可恶,他没告诉我我嚼的不是口香糖,是他妈的大槟榔。多汁,味重,韧性强。

有人说,越珍贵的记忆越不能外露,言语表达定义不到的东西会逐渐流失,最后只剩下干瘪瘪的零星词汇。于是我打算试试,我跟朋友回忆,跟路人回忆,跟陌生人回忆。然而讲着讲着,我发现我他妈的又被骗了。越描述,越扭曲深刻,越深刻,越明目张胆。

其实真不能拿任何东西来定义。在一起的时候像是在大海里却有着平稳的呼吸。奇异的感受。
他给了你一个罐子,他准你托着它漂,但不能有其他邪恶企图,比如灌进去点海水什么的。其实托着它漂就挺美好。但你是大海欸,不能总是风平浪静,肆虐并填充一切的本性在暴风雨来临的夜晚不羁泛滥,噼里啪啦打破一切美好。但是在过后的晴朗的日子里,又会为此感到头大烦恼。于是你想,要是瓶子放在船长的甲板上,我没事儿抬头看看,远观不亵玩,多好啊。多好啊。

于是我打算专心做个小粉丝,单纯喜欢他写的东西,就好。不加情感的作品更好。那天同学问起我来,他写了什么啊,我随手就背出了几篇来。然后说,他这个人啊,三十年后成个有名作家我一点也不奇怪。

这样的心境变化是在3月7号那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显示北京联通的电话。激动得我手机都拿不稳了。接起来才发现不是他。当下我就觉得,自己是喜欢上他了吧。这词儿蹦出来吓我一大跳。得,索性就让同学帮我告白,我撒欢骑车子去了。下决心前已经料到了结局,那我就破罐破摔借机断了贪念,回头是岸。

是啊,如此甚好。

看似是一场没做完的美梦。其实是一场绝对自由的相对平等。如果人的一生只有某三分钟。那我想我死前应该把这14个小时按百分比权重换算进去,结合其他的薄荷时刻,认真计算并得出最后的结论。
总之,在一起的时刻也很完美,不在一起的时刻也很完美。多完美啊。

啊,就像打了一个美美的盹。
梦里那两个小东西的薄荷时刻。

评论
热度(1)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