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poisson

I imagine you've seen quite a few bananafish in your day.

说穿了 反正都是殊途同归

一个现场

吵架
时针把一秒变成一声嘀嗒
窗外不明所以的鸟你叽我喳

吵架
两个人背对着坐着
像两条在冰柜里长住了十年的鱼
尸体被置于砧板
冷刀处理

和好
抱紧 再抱紧
砧板下的一颗爱情的蛋
毁灭尽头 是换一种方式接受审判
僵持于世俗和生活的夹起
不过是一片肉眼凡胎

和好
情诗万千全是邪念
言之有物而无可言之物
只有幽昧晨雾起
窗纱外射入一抹惨白

Etre ici et ailleurs

文/与火


他们说——相似就是不同

他们区别轮廓、名称与现象

看得见载体各自发光

而触不到本质一样

带点灰度的粉紫色

雨粉般撒向颤抖的荒原

一棵伞盖般的树

护着沉睡在花丛中静止的兽



风推着塔

在渺小的城市之间移动

过往的玩具人 模型车

还有丑陋的轻轨顶部

都被我们以上帝视角

一把看透

在那里

齿轮与凡间

顺手有序

趋向优的人拿着火炬狂奔

避世的人在树下坐着看云卷积

于是 我和我的朋友们呼吁

此生要做一棵无用的树

或者海

或者海里的鱼

同甘共苦地

接受命运的淘汰



但只要有人抬手

轻柔地将命运涂在境遇耳后

院子里就会长出一棵树

“院子?—...

1

西南

文/与火

他立在我旁边
我站在洗碗池面前
深白色的泡沫吸吮着我
淡蓝色的水静止着他




放慢 再放慢
就像空气里弥漫着一枚子弹
然后厨房里天花板漏下
一滴永不将落地的

南美洲水的躯干




人们在厨房沉默
在山河面前沉默
在四面敌人潜伏着的旷野沉默
沉默从地底涌入头顶
醒来向上看去
太阳旁边都是那条

没有瀑布的西南




1

小脚趾

文/与火

爱我的小脚趾
只要他爱我的小脚趾
我就爱他

我的小脚趾
作为我的代表
还没有正式地和他的小脚趾
相爱相杀
就在出租房的棉拖鞋中
日渐苍老

日渐苍老
就像海平面一圈圈下降的罗布泊
日渐苍老
就像坟墓旁一株摇摇欲坠的草
日渐苍老
就像失去水分的柠檬的皮
和原始森林里孔雀刚刚脱落的毛

爱我的小脚趾
他要是不爱我的小脚趾
我就能不爱他



新房客

文/与火


人们来的
人们去

你走过河边
呼出的气不经意被我吸去
你拿着相机
人群中刚好是我的背影
不相识的人们互相杀戮着
你就将这样死在我手里

想你的时候不想他
想他的时候不想你
现在总是想你

想你一整夜不睡地画画
或者听录音
一定用的是粉色的笔
颜料 和录音机
想你的时候世界都是粉色的
于是我把新房间刷上了色情的
粉色
你走进来的时候
融为一体的时候
粉色 粉色 全是粉色
我非得停止想你
想你会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珠
盯着那只海蓝色的的鲸鱼
粉色在低处从栅栏中伸出双手
爱上它吧

人们来的
人们去

西班牙巴塞罗那,2016年的最后一次旅行

1

梦境记录1

和朋友们勾肩搭背去听演唱会现场
另一个梦里奶奶躺在床上高压180 身上插满了管子

爱情不能开玩笑#摘


“卡密儿,回到你的修道院,有人跟你讲那些毒化了你的丑陋事情时,请用我给你的话,回答他们”: “所有的男人都是骗子,反复无常奸诈、 多嘴、虚伪、怯懦、卑鄙、贪图淫乐。所有的女人都三心二意,矫揉造作、贪慕虚荣、喜新厌旧、厌恶下流。人世不过是个无底的阴沟,里面有很多丑陋的海狗在污垢中爬行打滚。但在人世上有一件神圣崇高的事物,那就是不完美和丑陋生命的结合。我们在爱情中时常受骗,时常受伤、时常不快乐、但是我们是爱过的。当我们走进自己坟墓边缘的时候,回转头来看看自己的过去,并对自己说:“我时常痛苦,我有时犯错,但我是爱过的,在人世生活过的是我,不是由我的骄傲和烦恼早就的那个虚伪人物。”

意大利老师的英语...

做这些事的时候 我们成为了这样的人
I am a dreamer but you are just a dream.

今天和L买了6月底neil young演唱会的票 虽然最近我俩都接近破产 十分拮据
但是这样的“冲动消费”真值啊
比起买一件大衣一支口红所带来的物质满足 这更令我开心
我感到我精神所及的空间远远大于身体活动范围所触及的
更广阔 更高远 更密实
我创造了一个独立的 属于自己的 空间
真好

艾未未
今天看了他的纪录片
“要想毁灭一样东西的前提就是彻底了解它”
我深刻认识到 我的无知 弱小 与 堂皇
时日不多啊
怎可虚度无为
面对那些迷惑
应该尽力去解答

 
1 / 4

© Bananapoisson | Powered by LOFTER